《濠江风云》崩牙驹(5-2-168/170)

国际新闻新闻 / 来源:top 发布日期:2020-06-30 热度:25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濠江风云》崩牙驹(5-2-168/170)
本页地址:http://www.gxbbs.cc/52300-1.html

  等到进了酒吧之后,陈玄霆就听见了相对于达明一派,Beyond乐队那些香港主流摇滚吉他歌手们来说,比较偏一点的重金属之类的歌,其实何猷龙和利雪漫等人他们更钟情于这种歌,达明Beyond的歌适合在演唱会上听,酒吧里面自然是重金属之类的歌才够震撼。只是相对于陈玄霆来说,却皱了皱眉头,与很多大人物接触惯了,他的心智已经不属于他这个年纪,喜欢清淡优雅一些的环境,对于来酒吧,还不如去饮茶。

  

  众人点了少量的酒,听着酒吧的驻场歌手们唱着比较劲爆嘶吼的歌,下面一些疯男疯女们跟着尽情的嘶吼,酒吧驻场歌手的功底都还不错,不过却没有那种深邃的感觉,好像只唱出了歌,没唱出味道,何超仪和利雪漫不屑的看了眼驻场歌手,鄙视的说道:”就这水平还出来卖弄?”

  

  何猷龙毫不犹豫的反击她们道:“有本事你们去唱啊?”显然这个酒吧是他经常来的,陈玄霆苦笑,看起来这个何猷龙还真不会泡妞,怪不得利雪漫会不喜欢他,哪有这样冷冰冰说话的。

  

  “我们不会唱,但有人会唱?”貌似故意要把战火惹到陈玄霆的身上,调皮捣蛋的利雪漫眨巴眼睛瞅着陈玄霆说道,传闻这家伙可是替刘德华写过不少歌的,而且唱歌也不赖。说不定今天还能听一听呢。

  

  “陈玄霆,你好像没有送我生日礼物?”

  

  那何超仪心思透亮,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利雪漫的念头,于是就秀眉一坡,嘴角一弯,有点煽风点火的说道,其实最终的目标也是让陈玄霆唱歌,她不知为什么突然很想听陈玄霆唱歌。

  

  何猷龙眼看两女怂恿陈玄霆唱歌,也就冷声道:“陈先生,既然会唱就不要藏拙了;我超仪姐姐都说话了,你就唱首歌当做生日礼物吧。”他也很想知道这个传说中的大才子有什么能耐。

  

  陈玄霆瞪了眼利雪漫,看见何超仪那楚楚动人很期待的眼神,不忍拒绝,心一狠,唱就唱,不就是唱个歌吗,能死人,于是就点点头,很是自然地转头就向着唱台而去。

  

  等到陈玄霆走了之后,何超仪和利雪漫相视一眼很平静的问道:“他如果唱砸了怎么办?谁来救场?”

  

  何超仪说:“你别看着我,我唱歌也不行。”

  

  利雪漫看向何猷龙……

  

  何猷龙看见她望过来,一直装酷的他多么想大声说:“我可以!”但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地扭过头去,从小到大他什么都好,可就是五音不全,悲哀啊!

  

  这个时候,酒吧的驻场歌手一曲刚唱完,陈玄霆便小声对着他们说了几声,然后主唱便说道:“这位朋友要唱首歌送给他的今晚过生日的朋友,大家欢迎!”然后便下了台。

  

  陈玄霪缓缓的接过吉他,调了调音,用不大却很响亮的声音说道:“我很少唱歌,尤其是摇滚歌曲…一不过对于我来说,摇滚不仅仅是一种情感的发泄,更是一种追忆和怀念!这首《春天里》,送给大家!””靠,说这么多干什么?到底会不会唱,不会唱的现在就赶紧走人!”

  

  “卖弄什么?什么《春天里)?听名字就很挫!”

  

  舞台下的疯男疯女们一听陈玄霆的话,有点群魔乱舞白勺怒口孔道,陈玄霆不理会他们的倒喝,转头对着主场乐队的其余人点了点头,大家也都一一回应表示没问题。

  

  转头,吉他声响,陈玄霆特殊的沧桑的声音再次出击,如同不久前与刘德华合唱歌曲一样。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当唱到,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的时候,气氛也到了最顶点。

  

  这首歌前半段歌唱的是青春,后半殷歌唱的是沧桑。在这酒吧里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青春无敌,激情四射。因此前半段的歌词与他们产生激烈的共鸣,后半段的沧桑又唱响了心中的彷徨,老了,我们又会怎样?!

  

  这首《春天里》原本与酒吧重金属音乐格格不入,可正是这种格格不入却掀起了所有人对这首歌曲的沉思。

  

  当陈玄霆唱到第二遍的时候,已经将全场男女的气氛彻底点燃,唱到后面几乎是所有人跟着一起大吼着跟着唱,不会唱的也慢慢的都学会了,因为旋律很简单,不知什么时候利雪漫和何超仪他们也已经来到了人群之中,跟着众人一起群魔乱舞了起来……利雪漫这一刻也终于知道,这个可以做自己“叔叔”的男人,原来这么的风骚…,陈玄霆“风骚”过后,也将几个人今天晚上最大的激情燃烧了出来,只不过激情过后也就备回备家备找各妈,一晚上没少摆酷的何猷龙开着他的车牌后三位全是二的宝马载着他老姐何超仪先行离开了酒吧一条街。

  

  回过头来,陈玄霆抽了一根烟,等到他吞云吐雾完毕之后,这才开车载着刁蛮丫头利雪漫回去。

  

  等到红色法拉利要出路口的时候,陈玄霆低声对着坐在一旁打哈欠的利雪漫说道,“有人跟踪我们。”

  

  原本睡眼朦胧的利雪漫一听这话,猛地就来了精神。

  

  “真的假的?”然后往后视镜上瞄了瞄却没有发现有车辆跟着他们,疑惑的看着陈玄霆,陈玄霆冷笑着说道:“后面有辆宾土,你每超一辆车,他便会超一辆车,不过他的前面总会有一辆车挡着,只有在你将要拐弯的时候才会突然加速。”

  

  为了验证自己的话,陈玄霆故意超了一辆车,然后观察着后面车辆的动静,果不其然,后面那辆车子也超了一辆,陈玄霆再超一辆,那辆车也依1日如此。

  

  “呀,我们真的被人盯上了?”利雪漫捂着小嘴说。

  

  “难道你觉得他们是请我们去香格里拉喝咖啡?”陈玄霆看了一眼利雪漫开玩笑道。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笑?!”利雪漫白了他一眼.”不过蛮刺激的,像拍电影一样!”

  

  陈玄霆郁闷,这不知道这小丫头是怎么想的,难道说生长在大富之家的女孩子都这么唯恐天下不乱?

  

  在利雪漫雀跃着的时候,陈玄霆却冥思苦想着他该要想的,澳门黑道有人竟然要动他。

  

  直到现在陈玄霪都没去想到底是谁要整他,因为他觉得这个没必要,他感兴趣的不是谁要整他,而是谁接了这单活。

  

  要知道自己车上这位可是利家的孙女,刚才离开的何超仪,何猷龙又是澳门赌王的一对子女,在澳门何赌王简直就跟皇帝一样,有人竟然敢动他子女的朋友,这胆量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一会出了路口把我放下来,你直接回去,如果我一个小时后还没有回去,你们就报警说我被人绑架了。”想了很长时间之后的陈玄霆对着利雪漫轻笑着说道。

  

  利雪漫疑惑的看了眼陈玄霆,陈玄霆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谁要和我们玩!”

  

  利雪漫虽然不清楚陈玄霆这样做背后是什么意思,但明白的是陈玄霆这样做自然就有他的道理,再说了,自己毕竟是个小女孩,恐怕真的打起来也会成为他的累赘。

  

  利雪漫想到这里就点了点头。

  

  红色法拉利刚刚出了路口,利雪漫就按照陈玄霆的吩咐把他放了下来,然后扬长而去,陈玄霆自顾自的无所事事的沿着街道往前走。

  

  后面那辆一直跟着红色法拉利的宾士驾B史上的光头男人看到这突然的变故,皱眉拨通电话将变故汇报给了上面,直到电话里那个崩牙男人肯定的命令到他们直接抓那个下车叫陈玄霆的男人之后,宾士才突然加速冲了上去,一个急停甩尾凶狠的挡住了陈玄霆的去路,车上四个人动作迅速麻利的从车上下来围住陈玄霪,副驾驶上的光头男人沉声说道:“兄弟,有人想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陈玄霆愣了愣,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这四个男人,只是在这几个男人服里陈玄霆的眼神像是害怕和恐惧,不禁鄙视,不过陈玄霆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们愣了愣,因为陈玄霆一句话都没说很镇定的自顾自的上了宾士,几个男人相视一眼,也管不了那么多,他们的任务只是将这个年轻人抓走。

  

  陈玄霆被两个男人紧紧的夹在后中间,有点稍微的不舒服,等到宾士出了街道,上了澳门大桥之后陈玄霆淡淡的问道:“几位大佬,在下也不知道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们那位?有什么话咱好好说。”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光头男看到他们还没怎么动手就窝囊成这样子的陈玄霆,鄙视了一眼,说道:“看你那窝囊样子,还没收拾你就成这样子了,真丢男人的脸,告诉你,你没得罪我们哪位,而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一会你就知道是谁了!”

  

  “几位大佬,你们是卿位老大手下的,我也有个兄弟是混这行的,都是自家人。”陈玄霆依1日在装疯卖傻的套着话。

  

  “丢你母亲的,谁和你自家人,老子是驹哥手下的。”光头男人看到陈玄霆自来熟的和自己称兄道弟,怒骂道。

  

  当陈玄霆听到“驹哥”两个字之后,也就知道了这次接这单活的人是谁了,崩牙驹,如今澳门最叱咤风云的家伙,前世的时候被澳门黑道称为澳门教父,风头甚至一度盖过赌王何鸿粲。

  

  可也就是这个家伙,不懂得收敛与藏拙。

  

  还请大明星任达华给自己拍了一部自传性的电影《濠江风云》,也就是这部电影刚拍完不久,他因为炸弹袭击澳门官员,而遭警方逮捕,其原因是大陆方面希望澳门能够平稳过渡,不需要这样的顽劣分子在内目无法纪胡作非为。

  

  不管是澳门还是香港黑道从来不缺凶人狠人,要知道,只要有江湖就会有争斗,可是像崩牙驹这样猖狂的却是少见。

  

  只是陈玄霆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崩牙驹竟然狂妄地敢动何赌王的客人。

  

  宾士终于在一个别墅停了下来,这栋别墅位于比较知名的有钱入聚集地。

  

  下车的时候几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将陈玄霆直接推了下来,陈玄霆依旧是一笑而过,当进了这栋别墅之后,看着在大厅的沙发上搂着一个水灵灵的美女把酒言欢的那个瘸腿日本人之后,陈玄霆也就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是崩牙驹出手了。

  

  因为在沙发上把酒言欢的那个瘸腿日本人不是别人,正是赛车输给了陈玄霆被他废了一条腿的那个日本山口组的小头目佐佐木!

  

  仔细一想,这崩牙驹只几年之所以能崛起濠江,黑道生意上多属于这日本山口组有所往来。像贩毒走私,基本上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与这佐佐木交熟也就必然了。

  

  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陈玄霆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对于某些不知所谓的人,你就得狠狠的将他们踩死,才能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低调。

  

  “佐佐木先生,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红酒好喝吧?”进了大厅之后,陈玄霆却突然反客为主的说道。

  

  毫无疑问,这次找人收拾陈玄霆的是被陈玄霆摆了一道,输了五百万,并且丢掉面子的这个小日本了。

  

  日本人本来就气量狭窄,又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被废了一条腿,作为山口组的头目自然要歹毒地报复,可他不知道这是在玩火,自掘坟墓,自寻死路。

  

  正搂着一个穿着黑丝短裙低胸画着浓妆的妖艳女人的佐佐木看着陈玄霆,说道:“巴嘎,死到临头你还嘴硬?!”

  

  说完这话,又看了一眼沙发中央坐着的那个穿着紧身黑色背心,一身还算不错的肌肉看起来很壮实的男人说道:”要西,崩牙驹君,就是这可恶的家伙骗走了我五百万,并且弄断我一条腿,这次多亏你帮忙,我才有机会找他算账!”

  

  穿着紧身黑色背心显然不是什么正派人物的正是澳门大佬崩牙驹。他笑呵呵的看了眼佐佐木,很大方的说道:“佐佐木君,你这样说太客气了,以后我们的生意还要依仗你的帮忙,来,我们干一杯!”

  

  两人很享受的喝了口红酒,瞬间觉得彼此的关系又拉近了许多。

  

  而进了大厅的陈玄霆已经被两个男人紧紧的抓着胳膊,不过他却宠辱不惊的面带笑意的看着那崩牙驹。对于这个前世澳门的黑道大佬,有一种很好奇的心理。

  

  同样搂着一个美女的崩牙驹看着陈玄霆望着自己,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因为他从陈玄霆的眼神里面丝毫没有找到害怕和恐惧,难道他不知道他已经是阶下囚了,之所以要对陈玄霆下手,就是因为他觉得陈玄霆没什么大的背景,只是香港娱乐圈的一名小导演,但现在他却觉得哪里不对了。

  

  “两位,你们别只顾着喝酒Ⅱ网,告诉我什么时候准备开始正戏,我还等着回家睡觉昵。”陈玄霆玩昧的笑了笑对着依1日还无视自己的崩牙驹和佐佐木说道。

  

  “要西,你这可恶的家伙还这么嘴硬,真不知道你是无知呢,还是不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如果你开口求饶的话,我会让你少受点罪!”

  

  听到陈玄霪的话,佐佐木饶有兴趣的端着酒杯,一步一瘸地走了过来,如同看猎物一般的对着陈玄霆说道。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佐佐木先生,不要忘了,这里是澳门。不是你们日本!在中国人的土地上,没有你这个小日本撒野的份儿!”陈玄霆冷笑着对着佐佐木说道,身上爆发出一种气势。

  

  刚刚那个在宾士上还觉得陈玄霆有点窝囊丢爷们脸的光头男人此刻却郁闷不已,纳闷陈玄霪刚刚还表现的很窝囊,现在怎么看起来如此的嚣张强势,一点害怕担心都没有,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他不知道他得罪的人的背景。不过更加让光头男人郁闷的是,陈玄霆说的这番话似乎也在骂他们,骂他们这些汉奸!

  

  “巴嘎!还嘴硬,我看是不让你吃点苦,你就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不过你放心,你虽然弄断了我一条腿,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用我们日本人特殊的对待朋友的方式…一等一会儿会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大汉好好的伺候你!”说完这句话,佐佐木看着陈玄霆笑的很淫荡很无耻,心里正意淫着,不知道被几个男人轮了的陈玄霆,今后会怎么在香港娱乐圈混,想来这段精彩的群p大战图片,登上香港媒体的头版之后,肯定会异常的火爆。想到这里佐佐木就有点爽到不行。

  

  眼看佐佐木如此恶毒,陈玄霆暗暗咒骂一声,妈的,够狠,还准备让几个男人轮了老子,这些日本人就是变态!不过脸上依1日是风轻云淡。

  

  佐佐木原本以为陈玄霆听了这话会跪下求饶,可人家根本屁事儿没有。”崩牙驹君,你看那可恶家伙的样子,真没把你我放在眼里,是不是让你的兄弟们教训教训他?!”佐佐木看到陈玄霆那样子就很不爽,咒骂一声,巴嘎,老子让你拽,老子让你嚣张,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崩牙驹也觉得陈玄霪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因为陈玄霆那态度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大祸临头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子就让你知道老虎和牛犊的区别。

  

  崩牙驹转过头来对着光头男人说道”阿彪,好好招呼下这个兄弟!”

  

  副驾驶上那个刚刚鄙视陈玄霆窝囊,还骂陈玄霆他妈的光头男人恶狠狠的走到陈玄霆面前,很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陈玄霆,突然扬起那比石头部硬的拳头,准备狠狠的给陈玄霆来上一拳,驾着陈玄霆的两个男人也已经抓紧了陈玄霆。

  

  就在光头男人那一狠拳准备砸向陈玄霆的肚子的时候,陈玄霆嘴角弯起一么冷酷的弧度,异变突生,陈玄霆腿部肌肉一紧,双肩猛然发力,力拔千钧,两个刚刚还抓着他肩膀的男人就被他狠狠的撞到了一起,而光头男人的那一拳也砸到了两个驾着陈玄霆的男人身上。

  

  根本没有停歇,陈玄霆动作连续的一跃而起,一个扫腿就将撞在一起的两个男人踢出数米之远,要知道两个男人的体重加起来要有三百多斤重,可想陈玄霆的力量有多彪悍。

  

  这个时候刚反应过来的光头男人抬起一脚便准备向着陈玄霆的腰部袭去,陈玄霆冷笑着落地之后一个转身躲过光头男人的这一脚,在光头男人的腿正要准备惯性的往下落的时候,闪电般的抓住他的腿,一个凶横的手刃狠狠的落在光头男人的膝盖上,俨然能听到膝盖骨头破碎的声音,光头男人也被巨大而又强烈的疼痛的怒吼,声音有点西斯底里,陈玄霆哪里会管这些,猛的抓住光头男人的双肩,抬起膝盖便撞飞了他,光头男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的砸向了沙发上的崩牙驹和田远。”教你们一句话j千万不要轻易的罪人!”陈玄霆如同死神一般冰冷的说道,声音穿透人心。

  

  突然的异变也将别墅里面其余人给镇住了,崩牙驹和佐佐木直直的愣着,陈玄霆那强横而又彪悍的实力,以及凶狠的手段让他们不寒而栗。

  

  那两个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人更是被吓的惊叫了起来,佐佐木听到陈玄霆那句“千万不要轻易得罪人”的时候不知觉中打了一个寒颤,因为他是主动来得罪人家的。

  

  “崩牙驹是吗,说实话,我挺看好你的,可惜你和日本人混在一起,这让我很不爽!”

  

  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惊住众人的陈玄霆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笑着说道。

  

  崩牙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好歹是混黑的,老子也是澳门的大佬,只是愣了愣,便对着别墅里面剩下的五个男人怒吼道:“给我上!”

  

  别墅中除过被陈玄霆放倒的剩下的五个男人凶横的向着陈玄霆冲来,陈玄霆笑了笑,突然气势一变,在任何人都没看到他动手的情况下不退反进的冲到了五个男人的面前,这根本就是没有什么挑战性的任务,就算是今天再来几十个男人,陈玄霆依1日会毫发无损,这是实力上最根本的区别。

  

  当陈玄霆将最后一个男人以一个过肩摔干掉之后,这场战斗也就结束了,而早已经大感不妙的崩牙驹这个时候显然要比还傻愣着的佐佐木要聪明多,感到形势不妙的他正准备悄悄的开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没傻到明知道陈玄霆的实力还要和陈玄霆死扛。

  

  但却躲不过陈玄霆的眼神,陈玄霆只是轻轻一跃便落在了崩牙驹的面前,毫不犹豫的抬腿一脚正中崩牙驹的肚子,崩牙驹直接被陈玄霆踢回到沙发上。

  

  “跑什么跑,来陪我喝酒,再跑就别怪我不客气!”陈玄霆冷笑着对着崩牙驹说道。

  

  缓缓的坐到沙发上,不理会地上一群人吱哩哇啦的叫喊声,陈玄霆眼神冰冷的沉声说道“谁要敢跑,我就要谁的命!”

  

  然后转过头来轻笑着对着那小日本佐佐木说道:“不想那条腿也断了的话就乖乖过来,陪我喝酒!”早已经吓的就差尿裤子的佐佐木自然不敢反抗,瘸着腿畏畏缩缩的走到陈玄霆面前,陈玄霆瞪了一眼,他便吓的赶紧坐下。

  

  看着他们,陈玄霆眼神却瞬间变的冰冷,或者有点冷血无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还犯我我依1日笑脸相对,人若不知,还要犯我,我必斩草除根。

  

  就在陈玄霆和崩牙驹佐佐木喝酒的时候,整个澳门风起云涌,赌王何鸿桑直接给澳门警署打了电话,路上到处都是鸣着警笛的警车。

  

  与此同时也得到消息的霍英东直接给驻扎在澳门的十四K社团手下打电话,嘱托他们务必要找到陈玄霪。毕竟他还借了自己一千万变魔术呢。

  

  怎么会这样?因为利雪漫回去以后一个小时没有等到陈玄霆的消息,便毫不犹豫地给何超仪打了电话,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只是一个小时之内,整个澳门警方还有澳门黑道就展开了翻天覆地的大搜查,一切只是因为香港一个普普通通的导演被绑架了……何鸿橥与霍英东的一帮手下毕竟不是吃素的,很快,陈玄霆就被他们“解救”出来。与此同时,崩牙驹和那个日本人佐佐木因为涉嫌“绑架罪“而被关进监狱起诉。

  

  这时候的崩牙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导演后面却有这样的大人物撑腰,自己也算是阴沟里面翻船了。

  

  那赌王何鸿橥早看这崩牙驹不顺眼,奈何抓不住他的把柄,这一下好办了,直接跟澳门警署详细地交谈了一番自己对这次案件的看法,就这一么一谈,原本只是涉嫌绑架罪的崩牙驹算是倒霉了,至少要被关进澳门监狱过了九七!

  

  再说那个佐佐木,比起崩牙驹来就更加不如了,大叫着自己是日本人,拥有豁免权,就算要定罪也必须在日本!要求澳门警方将自己引渡回去。

  

  澳门警方不得不与日本官方交涉。日本人对这个佐佐木也是头痛不已。原本这个坏老鼠在日本也是作奸犯科,坏的不能再坏。这一次正好趁机把这个坏老鼠丢在澳门让他们浪费粮食去管教。

  

  原本还以为快要获救的佐佐木一听这样的消息,当即差点晕过去!要知道日本人在监狱里面可是最不受欢迎的!这些中国人虽然喜欢内斗,可更喜欢斗日本人,把自己丢进去岂不找死?

  

  当佐佐木哭着喊着要求重新判决的时候,陈玄霆托人给他少了一句话,礼尚往来,监狱里面有几个如花似玉的纯爷们正等着临幸他,请他务必洗干净屁股!

  

  听完这个消息,佐佐木先生当即就吓得嗝屁过去。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香港的小导演竟然能掀起一场波及澳门和香港黑白两道的大风暴。

  

  崩牙驹一倒下,澳门黑道重新洗牌,为了防止霍英东控制的十四K坐大,何鸿桑非常仁义地卖了一个人情给陈玄霆,让陈玄霆的好兄弟雷耀扬掌控原本崩牙驹的地盘!这个人情出得极好,打着给陈玄霆“压惊”的名义,连霍英东也反驳不了。

  

  如此算来,陈玄霆可算是因祸得福。不禁狠狠地惩治了想要陷害自己的人,还得到了这么多澳门街的地盘。大四喜当即恭喜他,并且怂恿陈玄霆做雷耀扬的靠山,直接自立门户,在澳门竖棍。

  

  陈玄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本来雷耀扬是跟大四喜的,大四喜又是新义安的人。如今大四喜张嘴说话了,其他人也不敢多嘴说什么背叛社团的蠢话。

  

  于是,雷耀扬就在陈玄霆的扶持下,正式接管崩牙驹的地盘,成立香港新的社团…一一东星!

  

  忙完东星开堂立棍之后,陈玄霆方才有时间揣着赚来的几千万到了贵族俱乐部,去见霍英东和何鸿粲。

  

  见了面,陈玄霆先是分别向两人道谢,霍英东和何鸿橥自是客气一番。

  

  随即陈玄霆直奔主题,当他把两千万支票分别放在大亨霍英东和赌王何鸿椠面前时,两个大亨互相望了一眼,有些难以置信道:“这就是你变的魔术?”

  

  陈玄霆笑笑道:“是的,虽然一千万变成两千万并不算多,不过我也尽力了!”

  

  霍英东忽然哈哈大笑道:“真不知道你这是谦虚还是骄傲!能在短短的一周翻手盈利一倍,阿霆,你也够精明的!”

  

  何鸿粲也笑道:“是呀,就算我的赌场日进斗金,那也是很多人一起奋斗才有的结果,可是你,单凭个人的智慧,就能做到这样的程度,真是年少有为呀!”

  

  陈玄霆用尾指挠了挠眉梢道:“你们这样说真是折杀我这个后辈了…一至于这场魔术秀我看我也不用解释了吧…一”

  

  霍英东:“当然,你搞那么大的动静,我们想不知道也不行….龙凤学生公寓,你最佳的选择!呵呵,这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陈玄霆:“为了给你们变魔术,我就想破脑袋也要发威呀!”

  

  “哈哈哈,现在不需要你发威,只需要你和我们干一杯!”霍英东和何鸿椠两人举起酒杯,陈玄霆笑着与他们碰杯。

  

  “好了,阿霆,你也不用多说了,我们都很欣赏你的才能,你上一次所说的事情我们商量过了,决定支持你!”霍英东拍着大腿说。

  

  陈玄霆欣喜道:“但不知两位能出多少资金?”

  

  霍英东笑道:“我和老何各出两亿,应该够你运作的了吧?”7陈玄霆却摇摇头道:”两亿太少,我希望二位能备出五亿!”

  

  霍英东和何鸿橥到吸一口冷气,“五亿?

  

  合起来就是十亿港币,阿霆,你不是开玩笑吧?”

  

  陈玄霆道:“我决不开玩笑!我感想你们保证,如果你们出得起五亿,时候我每人还给你们十亿!”

  

  “啊?”霍何二人惊愕,还从没人敢在他们面前夸下如此海口!但恰恰这个人已经给了他们一场匪夷所思的“魔术秀”,让他们不得不深信他所说的话。

  

  “阿霆,这件事儿还需要商榷….”霍英东沉思一下道。

  

  “是啊,两亿还好说,这五亿实属多了一些…一除非,除非有人肯出得比我们还多!”何鸿橥说道。

  

  陈玄霆明白他们的意思,这两个大佬都是喜欢冒险的人,他们不是出不起五亿,而是没有压力迫使他们下决定,就好像来赌一样,你押一百,人家押五百,你咬咬牙就敢押一千……一句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陈玄霆心中难免有些无奈,试想,在香港就属这两位大佬最后资格豪赌了,连他们都犹豫不决,还有谁敢这样信任自己呢?

  

  就在陈玄霆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说:“我出十亿!”

  

  哗!霍英东和何鸿檗两个超级富豪都愣住了,因为说这话的是一个女人!

  

  在香港有哪一个女人敢向他们二人叫板?!

  

  陈玄霆看去,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来自台湾的乔慧茹,他的母亲!

  

  “这位女士,我想你不是在说笑吧…,十亿?呵呵!”霍英东有些不敢相信道。

  

  乔慧茹看也不看这两位在香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霍何两人哑住了。

  

  她说:“我说的当然不是十亿港币…一而是美金!”

  

  轰….!

  

  霍英东和何鸿粱两人的脑袋都炸开了。

  

  什么?十亿不是港币,而是…美金?!

  

  “女士,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吃!”

  

  霍英东倚老卖老道。

  

  乔慧茹看也不看他一眼,道:“没什么好怀疑的,十亿美金是我这一辈子的积蓄,我相信这位陈先生,所以要赌一把!”表面看来这些话是乔慧茹对霍英东二人说得,实际上只有陈玄霆明白,她是对自己说的。言外之意,十亿美金,比起你这个儿子来,一点都不重要!

  

  陈玄霆的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霍何二人也被乔慧茹的气势给打压的抬不起头。霍英东搞了半辈子走私,何鸿粲更是做了一辈子赌徒,两人都算是胆大包天的人物了,谁也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么个奇怪的对手,并且还是个女的,难道说自己连一个女流之辈都不如吗?!

  

  “老何,你怎么说?”霍英东问何鸿巢道。

  

  何鸿粲咬咬牙道:“虽然十亿美金我拿不出来,不过十亿港币我还是拿得出的!”

  

  那意思很明显,你出十亿,我也出十亿!

  

  只是你是美金,我是港币!这也算是他最大的投资了。

  

  霍英东哈哈一笑:“好,不愧是赌王,豪气依旧啊…我也出十亿.二-:巷币!”

  

  陈玄霆明白,这时候千万不能拒绝乔慧茹的好意,如果她不投资,那么霍何二人绝对会立马否决刚才的承诺。更不能说出这儿女人实际上是我的母亲,那样霍何两位老人家会郁闷的吐血的!人家倾家荡产是我饿了帮儿子,自己搞这么大的飞机为哪般?l房间内,霍英东和何鸿巢两位超级富豪已经离去了。望着眼前的乔慧茹,陈玄霆久久不语。”阿霆,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实际上当你踏进娱乐圈第一步起,我已经注意你了。”

  

  “被你注意?真不知道是我的荣幸还是不幸。”陈玄霪冷言冷语道。

  

  “难道说到了现在你还不愿意原谅我吗?”

  

  “拿出十亿美金,说是自己一辈子的积蓄,让后祈求被自己抛弃的儿子能够原谅自己?一?一这像不像是剧本?”

  

  “随你怎么想,我只想告诉你,不管你威不承认,你都是我乔慧茹的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

  

  “你不用说这么动心的话!“陈玄霆瞟她一眼道。”放心,我不会让你血本无归,一辈子后悔…看着吧,我绝不会占你一丁点的便宜,十亿美金到时候我会加倍奉还!?”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陈玄霆的背影,乔慧茹叹息一声道:

  

  “傻孩子,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这些钱归根结底还是留给你的!如果这十亿能让你原谅我的话,我情愿不要!”

  

  就这样,在乔慧茹的促成下,陈玄霆一举有了十亿美金和二十亿港币,然后陈玄霆又瞒着刘德华悄悄将天幕公司抵押出去,获得两亿港币的资金,再加上抵押贵族俱乐部的一亿,他单独筹集了三亿。此刻他足足掌握了近十三亿美金的巨额投资金。

  

  而这时候后世闻名的“万塔计划”已经开始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大规模洗劫苏联卢布了。

  

  在前世的时候万塔计划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金融事件,如果问题失控,全世界的金融体系将面临信用崩溃!这也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金额,它涉及高达27.5万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归属究竟谁是万塔?他又是如何拥有27.5万亿美元的财富的?不是说世界首富身家才500多亿美元吗?怎么可能有人拥有比比尔,盖兹还要多500多倍的财富呢?

  

  当国际媒体成天炒作身家500亿美元的比尔.盖茨,蝉联世界首富宝座的时候,如果你信以为真,你就上当了。人们耳熟能详的所谓富豪排行榜上,你根本找不到”大道无形”的超级富豪们的身影,因为他们已经控制了主流媒体。

  

  万塔的真实身份是里根总统最信任的金融战争专家,他的任务就是靠金融战争颠覆苏联。

  

  比如在1991年1月和2月,万塔在伦敦黄金交易市场上大肆做空黄金高达2000吨。早已疲弱不堪的苏联经济,全靠着黄金出口这点养命钱,金价的暴跌在苏联的棺材盖上打进了最后一根钉子。

  

  如今万塔秘密行动着,进行着未来被成为世界上“伟大的卢布骗局”。而陈玄霆就是要在这个大骗局中投机倒把,大捞一笔。他先是出高新聘请了一个国际上最优秀的金融团队,按照他的授意,这个团队对苏联金融进行了大规模的洗劫。

  

  1991年12月份的冬天对苏联人民来说是异常严酷的,苏联经济体业已严重失血的身躯,在国际金融家开动的超级通货膨胀这部“财富绞肉机”碾过之后,大批苏联的社会主流人士的毕生积蓄一夜之间灰飞烟灭。大学教授,医生,军官,工程师,纷纷走上严寒的街头,去兜售各种价格低廉的小商品,其中一部分人甚至不得不乞讨。戈尔巴乔夫参加本月马德里的西亚和平讨论会时,甚至不得不偷偷提前离开会议,因为他的俄罗斯代表团付不起宾馆住宿费。

  

  苏联人民积累了70年的国家巨额财富到哪里去了?真像西方经济学家们所说的苏联经济早已“资不抵债”?人民的财富真会“蒸发”

  

  得无影无踪吗?

  

  又有谁会知道,这时候的香港有个人正搭乘世界级的贼船,和那帮金融巨寇一起偷窃着苏联的财富。

  

  就在陈玄霆努力做着金融盗贼的时候,他独自一人抵押天幕换取投资资金的事情东窗事发,被刘德华知道了。

  

  无线电视台的办公室里面,陈玄霆正在和梁家树,萧凤鸣等人筹划新年无线贺岁综艺节目,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一下推开,只见天王刘德华怒气冲冲地进来,不由分说抡起拳头朝着陈玄霆的脸颊就是一拳。

  

  嘭!分置十足!

  

  陈玄霆嘴角当即出血。

  

  梁家树等人这才醒悟过来,“华仔怎么了,你怎么可以动手打人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了?!”

  

  这时候闻讯赶来的保安也进来了,一看陈玄霆挨揍,就准备拉扯刘德华。

  

  “你们都出去!”忽然,陈玄霆呵斥他们道。

  

  众人就又是一愣,眼看陈玄霆脸色不善,没人敢违背他的话。那些保安就都走了出去。

  

  梁家树拍拍陈玄霪的肩膀道:“那我们也出去了…一你们谈一谈吧,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陈玄霆点了点头。

  

  不一忽儿,整个办公室里面就只剩下陈玄霆和刘德华两人了。

  

  陈玄霆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然后丢在桌子上,指着座位道:“请坐!”

  

  刘德华眼见他这么镇定,就冷哼一声,坐下。

  

  “说吧,你想怎样解释?”刘德华语气冰冷道,“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凯子!要不是银行传真给我,我还被你蒙在鼓里!”

  

  “我早知道这件事儿瞒不住,”陈玄霪说,“所以从一开始也没打算瞒你!”

  

  “哦,是吗?”刘德华睨视着他。”你没把我当凯子,把天幕抵押掉纯属和我闹着玩….你以为我是傻子呀?!”语气充满嘲讽。

  

  陈玄霆叹气道:“不管我怎么解释,我知道都对不起你!”

  

  刘德华:”你不是对不起我,是对不起整个天幕!”

  

  陈玄霆:“或许是吧…一但我真的很需要钱!”

  

  “你需要钱?”刘德华苦笑,“这个世上谁不需要钱?再说了,你根本就没把我当兄弟,假如你有需要的话,难道说我会不帮你吗?”

  

  陈玄霆:“.,刘德华:”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气氛显得很冷。

  

  陈玄霆:“你说吧,华仔,你想怎样?”

  

  刘德华:”很简单,马上把天幕还过来!”

  

  陈玄霆:“不可能!除非到了这个月底!”

  

  刘德华:“那岂不要等一个月?”

  

  陈玄霆:“求你了,华仔,给我一个月时间,到时候我不禁会把天幕的抵押撤掉,还会注入资金让它发展壮大,你信我!”

  

  刘德华:“对不起,阿霆,我再也不能信你了!”

  

  陈玄霆:“为什么-”

  

  刘德华:“难道你觉得我们经营天幕的理念不同吗?我反对为了利益拍摄三级片,你却执意要怕;我反对把天幕利益化,你却惟利是图!阿霆,我看我们合作关系到此为止吧!”

  

  刘德华的话让陈玄霆心中一凉。

  

  “你是说……让我退出天幕?”

  

  刘德华点点头道:“是的,天幕是我一手打造的,未来怎样,即使真的垮掉了我也一力承担!只是不愿再看到它这样发展下去!”

  

  不可否认,刘德华属于那种理想型的电影人。在他的思维里,天幕就是自己的电影理想之国,扶持新人呢,拍摄先锋电影新思维电影,而不是为了利益什么电影都拍。

  

  与其相比,陈玄霆更像是一个商人,如鹰似虎,追逐利益如血肉。

  

  深深地吸一口气,陈玄霆道:“我明白,华仔,不管你怎样决定我都支持你!”

  

  刘德华也有些心酸,“你放心,阿霆,我们虽然理念不同,但还是朋友!”

  

  “朋友”两字重于千斤!

  

  陈玄霆伸出了手:“是的,不管以后怎样,我们都是朋友!”

  

  刘德华勉强一笑,与陈玄霆握手。

  

  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以前把手言欢,还有在台湾经历生死的往事。

  

  一首歌曲悠然响起,是谭咏麟的那首《朋友》:

  

  繁星流动和你同路从不相识开始心接近默默以真挚待人人生如梦朋友如雾难得知心几经风暴为着我不退半步正是你遥遥晚空点点星光息息相关你我那怕荆棘铺满路替我解开心中的孤单是谁明白我情同两手一起开心一起悲伤彼此分担总不分我或你你为了我我为了你共赴患难绝望里紧握你手朋友……11991年12月5日。

  

  刘德华在报刊上发表声明:陈玄霆先生因私人问题,业已向董事会提出主动退出天幕电影公司。

  

  此消息一出,众媒体哗然。

  

  “陈玄霆退出天幕,天幕未来走向不明朗!”

  

  “上帝之手不再指点天幕发展,华仔能否稳住江山?”

  

  “陈玄霆与刘德华在经营方面虽已分手,仍是朋友!”

  

  “香港电影奇才与四大天王的决裂,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就在整个香港媒体议论纷纷的时候。

  

  永盛电影公司内。

  

  向华强问向华胜:“你看刘德华这步棋走的对吗?”

  

  向华胜摇摇头:“我看悬!他太理想化了,而理想化的人往往不适合做生意!”

  

  向华强:“怪不得他以前差点搞垮天幕!”

  

  向华胜:“只是那个陈玄霆如今像是没有羁绊的千里马,我们是不是拉拢过来?”

  

  向华强:“你的意思是…一邀请他加盟我们永盛?”

  

  向华胜:“是啊,只要能得到他,就胜似得到千军万马!”

  

  向华强:“他真有那么厉害吗?”

  

  向华胜:“岂止厉害,在我看来,是刘德华白白放掉了一个旷世奇才!”

  

  向华强:“只怕他不愿意加盟我们永盛…..”

  

  向华胜:“若是许诺他股份呢?”

  

  向华强:“这…一一恐怕倪秋伊那边也不答应。”

  

  向华胜:“一个女人,理她做什么-)!”

  

  向华强:“可是她背后可是有董家那个丫头!”

  

  向华胜一凛,自言自语道:“是啊,不好办呵!”

  

  向华强:”如今只好静观其变了,适当的时候抛出橄榄枝试探一下他的虚实。”

  

  向华胜:“也只有如此这般了。”

  

  与此同时,香港电影巨头嘉禾。

  

  电影大亨邹文怀问大哥成龙道:“阿龙,你看我们是不是把那个陈玄霆招募过来?”

  

  大鼻子成龙道:“我是个演员,关于投资没怀哥你知道的多!”

  

  邹文怀:“那个陈玄霆是个人才呀,我研究过他加盟天幕后的投资方略,几乎算无遗漏!试想这样的人要是为我们所用,岂不是让我们嘉禾如虎添翼?”

  

  成龙:“他也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没这么神奇吧->”

  

  邹文怀道:“阿龙,你应该知道,我们嘉禾之所以能有今天,而没被老对手邵氏一举击垮,完全是因为在选拔人才方面胜出!”

  

  “当年,邵氏因为孤寒失去了李小龙,以至于让我们嘉禾捡了宝,短短两年,我们嘉禾就成为香港电影业的巨头;而后,李小龙去世,我们又力捧你,让你扬威海外,间接地成就了嘉禾的现在;阿龙,你本人也是人才呀,要不然我也不会给予你股份,让你成为嘉禾的董事。”

  

  成龙:“听怀哥你这么一说,那个陈玄霆真的不能轻易放过了?”

  

  邹文怀咬着雪茄:“不错…..即使花再大的力气我也要得到他!”

  

  成龙:“如果他不答应昵?”

  

  邹文怀:“不为我所用,那我就…毁了他!”

  

  威龙一阵心寒。

  

  酒吧内。

  

  一杯酒接着一杯酒。陈玄霆不假思索地痛饮着。

  

  “陈先生,你已经喝了很多,是不是…….”正在擦杯子的吧员劝阻陈玄霆道。

  

  “没干系,再给我倒一杯!”陈玄霆将空酒杯推了过去。

  

  吧员无奈,只好拿起酒瓶又给他倒了一杯烈酒。

  

  陈玄霪又是一饮而尽!

  

  这时候外面下起了细雨。点点泞泥沾染在进来的顾客身上。那人四下看了一下,径直来到陈玄霆坐着的地方。

  

  陈玄霆看了他一眼道:“算起来,你已经是第三个找到我的人了!”

  

  “哦,是吗?”那人一笑道,“看起来你人气很旺啊,那么多人找你?”

  

  陈玄霆竖起指头,“永盛,嘉禾…一还有你,周星驰!”

  

  “哈哈哈,”周星驰一笑道,“人家都是电影公司巨头,我却是个演戏的,怎么能比?”然后打一个响指,对吧员说,“也给我来一杯酒!”

  

  那吧员自是认得他,笑着给他倒了一杯酒。

  

  “我了解你的心情,不要再喝闷酒了,来,我陪你吧!”周星驰举起酒杯道。

  

  陈玄霆醉着眼:“你陪我?”

  

  周星驰道:“是啊,舍命陪君子,一醉解千愁!”

  

  陈玄霆笑道:“阿星,你什么时候也咬文嚼字起来?”

  

  周星驰饮尽杯中酒,道:“不是我咬文嚼字,而是希望你能让我与你合作……”

  

  陈玄霆饮尽酒,不语。

  

  周星驰:“你曾邀请过我加盟天幕,当时我说过如果你能掌舵我就加入。现在你已经退出了天幕,以你的宏志,定会自己组建公司,所以才会拒绝嘉禾和永盛的邀请,我若不趁机与你合作,却不是失去了好机会?”

  

  听完周星驰的话后,陈玄霆笑了,“看起来整个香港最了解我的人还是你啊!”

  

  周星驰:“那是因为你值得我了解,并且我不愿意眼一辈子的戏,当别人一辈子的棋子!”

  

  陈玄霪:”喜剧之王不演戏,你会让很多人伤心的!”

  

  周星驰:“就算演,也要演我自己喜欢的才行!”

  

  陈玄霆点点头,“那好吧,我现在郑重地邀请你加盟我的雷霆影业!”

  

  周星驰:“雷霆影业?蛮大气的!希望你这不是在说醉话!”

  

  陈玄霆一笑,“我像醉了吗?”

  

  周星驰相视一笑。

  

  两人碰杯。

  

  那一瞬间,周星驰忽然有一种感觉,未来,这雷霆影业将会响彻整个香港,乃至亚洲!

  

  接下来陈玄霆把自己筹建雷霆影业的计划细节都说了一遍。

  

  周星驰想了想很快便给了陈玄霆不错的建议:“我认为我和你之间必须得存在一种信任度,在利益分配这点,公司得有两个会计彼此监察,这样才能保证谁都不会在帐目上做手脚!”

  

  陈玄霪点了点头这点周星驰既然主动提出来,自己与不必再客套下去,合作建公司就先小人再君子是必然的。周星驰沉吟片刻终于提到了陈玄霆关心的公司结构方面了:“依照目前中小型电影公司的普遍情况来看,他们都只有一个空壳公司,实际上的员工根本没几个。

  

  我看你不会这样干,所以我想必须得有个正规公司的样子!”

  

  说到这里周星驰忍不住摇了摇头:“可惜你没什么资金,我也不是什么大富豪,不然就能够做大了。我在永盛呆的时候留意过他们的部门相当完备行和制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部门。而且他们还能签下演员和导演我们公司却没有这个实力!”

  

  周星驰哪里知道,此刻的陈玄霆是没什么资金,毕竟他把十三亿美金全都拿去洗劫苏联财富了,要不然,单凭这些钱,足以让周星驰惊讶地跳楼。

  

  不过既然周星驰要加盟该公司,也必须要表示一下,他拍戏这么多年,再加上炒楼,最少也存了近亿的私房钱,只是陈玄霆没让他全部拿出来,因此在公司的股份上周星驰只占了百分之三十。陈玄霆还是雷霆影业的一把手。

  

  如今雷霆资金不足,用大笔的金钱去签演员和导演是不可能的。所以陈玄霆就采取股份分红的形式来吸引他们。给予他们不同的股份,让他们成为自家人,这样就能凝聚向心力和战斗力。

  

  这种招式前世的时候大陆电影巨头华纳公司曾经用过,以此来挽留住大导演冯小刚,还有演员李冰冰,黄晓明。陈玄霆只不过是照搬前世的案例照葫芦画瓢,以此来渡过难关。


本文摘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


欢迎阅读!


推荐文章:

本地招聘 http://www.zgtcw.net/zhaopin/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